飯局小姐-兼職/日領/夜晚工作/酒店公關

關於部落格
飯局小姐-兼職/日領/夜晚工作/酒店公關讓妳瞭解-小巴(Mr.8)在酒店的一切。※0918-506-505※即時通:a82522451※Skype:a0918883838@hotmail.com※請加我 微信 app LIne a0918506505。
  • 141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【感情】擒不禁的愛(100)

(1)學會控制情緒?(2)健康的身體?(3)良好的人際關係?(4)時間管理?(5)財務管理有晚上的工作是(1)學會控制情緒?(2)健康的身體?(3)良好的人際關係?(4)時間管理?(5)財務管理有晚上的工作是現領薪水的嗎?

穆宇軒心中一凝,口中沉穩出聲:“見。”

門打開時,他站起迎向,心胸磊落,目光坦蕩。

走進屋內的,只有兩人,其中一人率先出聲:“您是穆宇軒總裁嗎?”

穆宇軒沉著應對:“我是。”

對方自我介紹:“穆總裁,你好,我是市紀檢委紀委一室主任劉向楠,
這位也是市紀檢委的工作人員……”説著,兩人分別向他亮出了工作證件。

雖已知對方來意,他還是主動握手致意:
“你好,劉主任,不知此行有何貴幹?”

劉主任接話:“我們接到檢舉,舉報市裏的某位官員有違法違紀行為,
其中涉及到萬達集團旗下的興業地産,所以需要穆總裁協助我們配合調查……”

知道不能拒絕,穆宇軒坦然接受,“好,我接受調查,相信以司法的公正,
定會給萬達一個清白。”

説完三人一同向外走去,步出總裁室,穆宇軒看見金秘書正與兩人交涉:
“她去年底就已經辭職,早就不在……”

那兩人看劉主任出來,向他彙報:“他們説鍾情去年底辭職。”

看著劉主任朝著自己看過來,穆宇軒接話:“她確實已經辭職。”

“她還有什麼東西遺留在���嗎?”其中的一人繼續問金秘書。

金秘書不動聲色的瞄向穆宇軒,穆宇軒一揚下巴:
“前面是她原來的辦公室,現在無人。”

劉向楠旋即吩咐:“封!”

頓時,總裁室與助理室被幾人以封條封住。

劉主任再度看向穆宇軒:“穆總裁知道怎麼能聯繫上鍾情嗎?”

穆宇軒毫不猶豫的回復:“不清楚。”

劉主任的表情看不出來有什麼變化,卻半是警告半是自語道:
“不清楚也沒關係,找到她,也很容易……”

穆宇軒倣是不願繼續這個話題,打斷劉主任的話:
“我們還是抓緊時間早做調查……”

劉向楠狐疑地看著穆宇軒,很是意外,
每一個被接受調查的對象無論真的犯科還是被冤所致,
面對紀檢委的工作人員均會驚恐慌亂,不知所措,被迫相隨,
而眼前的這位總裁居然主動要求及早調查,真是見所未見……
當下也不遲疑,幾人一同迅速離去。

剛出電梯,穆宇軒遠遠瞥見被一左一右夾在中間的孫洪雷正在上車……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今天是融、投資雙方每月月初固定會審的日子,下午,
會議如期舉行。鍾情坐在辦公室裏等著姐姐散會,
看著窗外越來越陰的天空,再看眼時鐘,四點四十,
心中祈禱兩人能在下雨前到家。

正在這時,手機響起,看向,又是一個陌生的號碼,中午,
她無意中發現手機顯示上午有兩個號碼相同的未接電話,
隨手撥了過去,集團鈴音竟然是萬達,聽到的剎那,她有幾分慌亂,
片刻後才想起這並不是他辦公室的號碼,
也許是哪位舊同事想起自己聯繫一下,只是電話響了半天也沒人接起,
也許都在食堂,想著下午再打過去,忙亂中竟然忘記。

鍾情接通手裏的電話,一個陌生的男音傳入耳際:“你好,是鍾情嗎?”

“是我,哪位?”

“我是市紀檢委紀委一室趙波,你現在是在夜貝酒店四樓辦公嗎?”

紀檢委找自己?鍾情一愣,回答的話語有了一絲遲疑:“是。”

對方接著説道:“現在有一樁檢舉案需要你協助調查。
我們就在夜貝酒店的樓下。”

她很意外,檢舉案需要她協助調查?跟她有什麼關係嗎?
試探著問了句:“能透露一下有關內容嗎?”

“涉及萬達集團興業地産取得古鎮建設用地使用權一事……”

頓時,鍾情大驚,她太清楚這件事情的真相,
這裡面根本就沒有任何非法手段,一邊往外跑,
她一邊匆忙回話:“這件事情我清楚,我這就下樓,你等我……”

匆忙之中鍾情差點與迎面進來的王會計撞上,隨口對王會計説:
“王會計麻煩你轉告我姐,我有事先走,叫她不用等我……”

鍾情匆匆忙忙鑽進電梯,梯門剛開,
一個平頭中年男子便迎向她:“你是鍾情嗎?”

“是,我是。”

“我是趙波,你跟我們走吧。”説著來人隨手向她露了一下工作證件。

鍾情立刻毫不猶豫的回答:“好,我和你們去。
”她要還他清白,她要助他一力。

跟著趙波和另外一人上車後,趙波對她説:“按規定,
你需要交出你與外界的聯繫工具。”

鍾情剛交出自己的手機,天空中突然出現一道銀光,
將昏暗的車內照得閃亮,幾秒鐘後轟隆隆的雷聲在耳邊炸響,
震得她的心莫名的一驚。

穩定下心神,她問:“關於這件事情,都有誰會協助調查?”

副駕駛坐著的黑衣男子回過頭對她説:
“所有相關人員均會分別説明情況,誰真誰假,一對便知,
所以你不要心存僥倖,試圖矇混過關……”

她氣,這都什麼跟什麼,剛一上車就來嚇唬她,
當她真犯過錯嗎?可一想到穆宇軒也會牽涉進來,
受到同樣的待遇,她就忍不住心疼,她不願讓他蒙受這樣的冤屈,
她一定要證明他的清白。

耀眼的閃電與震耳的雷聲一陣接一陣傳來,
震得人心莫名的不安與煩躁,最初的瓢潑大雨過後,
隨著閃電與雷聲的漸漸停止,雨水也改成綿綿淫雨,
汽車東拐西拐,半個多小時後停在了一個四層樓的小賓館門前。

下車後,三人來到位於三樓的一個房間,房間內沒有床,
兩人示意鍾情坐在一個簡易的單人沙發上,
趙波與黑衣男子走到桌子後的椅子坐下,看到這場面,
鍾情不由反感:怎麼看怎麼像審犯人。

待三人坐定,對面的黑衣男子率先開口:“雙規過程中,
你必須要牢記一句話,早説早走,晚説晚走,不説不走。
你可以先想想事情發展的經過,想好了再交待……”

鍾情按捺下心中的不快,不卑不亢地回答道:
“我既然來了,當然要把事情説清楚,這件事情我全程參與,
最有發言權,不用想,我現在就説……”當下,
便將興業地産參與古鎮建設用地使用權投標的經過從頭至尾,
原原本本地敘述一遍。

説完,她看向兩人,可面前的趙波與黑衣男子卻冷著臉,
不發一言,過了好半響,趙波才問她:“還有什麼遺漏嗎?”

想了想,鍾情又將自己以個人名義報名投標的事也簡單敘述一遍,
心中分析,只要她不主張,萬達圍標的説法就不會成立。

好像不是這件事,趙波兩人對她所説的內容依舊不感興趣,
態度愈加地冷漠:“你再想想……”

鍾情心中一安,看來不是以個人名義參與投標的問題,
當下又仔細回想了一遍事情的經過,確定沒有遺漏,
她搖搖頭:“沒有了。”

在得到她肯定的回復後,黑衣男子慢悠悠地開口:
“你不説,別人也會説,與其在這裡苦捱,
為什麼不早點説早點離開……況且你在這個案件只是個籌碼,
即使承認,也不會有什麼後果,
只有背後指使你的那個人才會承擔絕大部分責任……”

鍾情很討厭這個人,自己明明已經全部説明,
為何還是一副好像有所隱瞞的態度,惱怒地看著他:
“你在説什麼呢,我都聽不懂。”

黑衣男子冷笑著看她:“負隅頑抗!”

恰好此時有人敲門送盒飯來,趙波説:
“先吃飯吧,順便你再好好考慮考慮不交待的結果。”

對牛彈琴,這是鍾情此刻最強烈的念頭。

吃完飯後,兩人也不理她,自顧聊天。
就這樣一直僵持到十點半,
往常的這個時間鍾情早就上床與周公約會,
今天只有強打精神應付眼前兩人,
看他們遲遲沒有放自己走的意思,她有些惱怒,
“該説的都説了,為什麼還不放我走?”

黑衣男子斜睨著她,口氣篤定:“還有。”

她的怒火終於爆發,“所有的事都告訴你們了,
還有什麼?總不能讓我杜撰一些沒發生過的事吧。”

面對鍾情的憤怒,兩人絲毫不以為意,相對一笑,
黑衣男子道:“發沒發生你最清楚……”

回想起兩人整晚的話裏有話,鍾情耐著性子周旋:
“那,你們給我點提示……”

兩人再度相視而笑,黑衣男子説:
“有人舉報萬達集團利用你對劉振國進行性賄賂取得古鎮項目.....”

剎那之間,鍾情受到震撼,這簡直就是個天大的玩笑,
氣憤、惱火,悲慟、怒不可遏一起將她包圍,
讓她頓時歇斯底里喊了起來:“誹謗,誣陷,這都是假的……”

看到鍾情情緒失控,趙波兩人的表情依然不變,
“你是不見棺材不落淚……給你看段視頻,然後你再説話。
”説著,他們將桌上的電腦螢幕轉向她,
螢幕上開始出現一段長長的走廊,
接著一個男子懷中摟著個女人出現在畫面上,
同時傳出男人的聲音:“想我了嗎?小鍾,我可是很想你啊……”

畫面上,男人摟抱著女人邊親邊往前走,女人似欲拒還迎:
“劉秘書長,這是公共場合,別這樣……”

“哈哈,小妖精,咱這就找個沒人的地方……
”聲音越來越小,接著,兩個人消失在畫面之外,

整段視頻只有幾十秒,且畫面略有模糊,
卻能清晰的看出是劉振國與鍾情,
正是醉愛那晚遇見劉振國差點被他非禮的一幕,
只是這是怎麼回事?事實明明不是這個樣子……

最初的震驚過後,鍾情慢慢回過思緒,腦裏,
漸漸産生一個模糊的感覺,這是一個陰謀……

黑衣男子看鍾情呆呆地瞪著螢幕一言不發,
問:“這回你都想起來了?”

鍾情將目光看向他,邊分析邊替自己辯解:
“這只是個片斷,拐過那個彎,我朋友就把我救了……
你們若懷疑我,必須拿出充分的證據,
僅憑這段視頻,性賄賂的定性不成立。”

黑衣男子似乎有些惱怒,斥責道:
“劉振國已經承認那晚和你發生過性關係,
你一個人的詭辯有用嗎?”

再一次的震驚後,鍾情恨不得將自己的腦袋撞墻,
那個該死的劉振國絕對的喝傻了,
居然承認了從來都沒發生過的事。
她真想揪著那個死胖子問清楚,
你給自己多加罪名不要緊,不要害萬達,不要害我揹黑鍋……

面對一連串的意外與震驚,
剛剛還激動憤怒得不行的鍾情開始慢慢冷靜下來,
現在人證、物證都對萬達,對自己不利,
而自己是唯一能説清這件事,能證明萬達清白的人。
努力克制因激動而微微顫抖的身體,她告訴自己,
不能慌,一定要穩住,一切都要靠自己,她相信,
事實勝於雄辯,所有的冤屈都會洗清……現在還有唯一的一個辦法,
一個最有説服力的證據,雖然這個辦法會令她受到屈辱,
會令她感到羞恥……

見鍾情半響低頭不語,趙波問:“這回該説了吧。”

抬起頭,她美麗的眼睛閃爍著神聖而堅定的光芒,
吐出的話緩慢而執著:“如果,
我能證明我沒有對他進行性賄賂,是不是萬達就會恢復清白。”

趙波看向她的目光明顯一怔,
隨即給了一個肯定的答案:“當然。”

“我要求,對我進行性經歷鑒定,
同時我會提供另外一位畫面沒有拍到,而實際當時在場的證人,
以驗證我話的真偽,還我清白,還萬達一個公正。
”不知是因為自己的尊嚴受到屈辱,
還是因為要揭開事實真相而激動,她的語音明顯顫抖,
但所説的內容,無疑令趙波與黑衣男子慎重對待起來。

事情的轉折出乎兩位工作人員的意料,
當人證與物證都指向萬達有舞弊行為時,
作為當事人之一的她竟然主動要求進行性經歷鑒定。
對視一眼,留下一人,趙波起身去向主任彙報……

一夜無眠,第二天一早,履行完有關程式後,
劉向楠主任與鍾情三人準備一起去女子醫院。

怕自己一夜未歸姐姐擔憂,出發前,鍾情向劉主任懇求,
允許她給姐姐打個電話報一下平安。劉主任看著這個女孩兒,
她力證萬達清白的舉動令他有些動容,不管結果怎麼樣,
但這一刻,他願意幫她破個例。

按照劉主任的要求,鍾情當著他的面將手機使用了免提,
電話剛打過去姐姐就接通,怕姐姐會擔心,她立刻開口:
“姐,昨晚……”

電話裏,鍾愛已搶過話:“昨晚我回爸爸家,太晚了,
就在那住了一夜,怕打擾你休息,沒敢給你打電話。”

“噢……”鍾情聽後放下心來,既然如此,
就先不要告訴鍾愛這件事,免得她擔心,想了想,
她又接著説:“姐,我有點事,想請一天假。”

果然,鍾愛擔憂的聲音傳了過來:“你怎麼了?”

鍾情忙安撫她:“沒什麼,幫別人點忙,順利的話下午就能回去……”

“噢~”電話裏,鍾愛的聲音終於輕鬆了一些:“你去吧。”

打完電話,劉主任與鍾情三人一同坐車去女子醫院。
路上,看著車外下了一夜依然瀝瀝不停的細雨,
鍾情的心情五味陳雜……

經過劉主任的交涉,院長與婦科主任一致表示,
一定會尊重真實真相,一定會保證當事人隱私。

赤裸著下身躺在檢床上,鍾情感到從未有過的羞恥和屈辱,
唯有想著萬達的清白,想著穆宇軒蒙受的不白之冤,
讓她主動分開雙腿,接受一切……

診斷的結果,沒有絲毫的意外,穿好衣服,她朝外走去。

走廊裏,劉主任正向婦科主任表示感謝,
他手裏拿著的診斷單上,清清楚楚的寫著:
“處女膜完好,未有性經歷。”

回去的路上,幾人對她的態度轉變了許多,
原來很多事情,不能僅憑一面之詞。

儘管已經有了最有力的證據,檢查組還是將嫣然找來進行證實,
得到與鍾情所述一致的內容後,嫣然很快離開,
而鍾情也在所述材料上簽字後得到離開的通知。

臨走前,鍾情察覺出劉主任對自己的和善,
她悄悄地問他:“穆宇軒也在這嗎?”

不置可否,劉主任看著她笑了笑。

見他並未否認,鍾情又接著問:“那他什麼時候能離開?”

昨天下午穆宇軒
在看到那段視頻與得知劉振國承認與鍾情發生過性關係後,
那悲憤赤紅的雙眼與幾欲崩潰的痛苦現在還令他記憶猶新,
那一刻,他真懷疑穆宇軒的反應不是偽裝,而此時,
鍾情目光中的關注,讓他有絲了然,沉吟一下,
他選擇坦誠相告:“你走了,他就快了。”

聞言,鍾情略微的放心,向劉主任表示感謝道別後,離開了賓館。

走出賓館,一直淅瀝而下的雨水剛剛放停,晴朗的天空,
出現一道美麗的彩虹,看得她的心也感覺一片光明。
環顧四週,對面有家咖啡廳,走進,
找了個能看清賓館出口的��窗位置,鍾情坐了下來。
沒有多久,他的黑色賓利駛入賓館院落,停在樓前。

下午三點多,那個她無比熟悉的高大身影終於出現在賓館門口,
身後,還有大堆的紀檢工作人員在相送。遠遠的,
她分不清他的五官,卻一眼即能將他認出。看到他時
,鍾情竟有種甜蜜的感覺,彷彿他能平安歸來是她最大的心願,
他能恢復清白就是她全部的滿足,為了他,她心甘情願付出自己所有……

與眾人告別後,穆宇軒與孫洪雷一起進入車內。
鍾情看著座駕漸漸消失於視野中,那種甜蜜的感覺慢慢消散,
隨之代之的,再度是濃濃的悲傷與痛苦……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下午,夜貝酒店四樓會議室裏,正在召開天然氣開發項目融、
投資雙方每月月初固定的例行會議,令狐夜、徐智、鍾愛、
安其羅還和負責記錄的張蘋各自坐定。

因為鍾愛的原因,他們並未設固定的翻譯,
日常與安其羅的交流都用英語,而專業的內容則交由鍾愛負責。

首先是徐智的發言,對一個月來的資金使用情況作以彙報,
鍾愛則低聲地用義大利語翻譯給安其羅。

令狐耳朵聽著彙報,眼睛卻看著鍾愛不動,
從過年的那晚到現在已經一個多月。一個多月來,
鍾愛總是刻意的與之回避,無論是他有意無意地出現在她面前,
還是兩人因為工作而作必要的溝通,她總是目光低垂,
從不看他,更不與他的眼神有任何的交流,而她越是這樣,
他就越發的煩躁。

他就像著了魔一樣想她摘下眼鏡的樣子,想那晚的一切,
想她的所有……説不清她與別的女人有什麼不同,
他只知道,她令他癡迷,她令他想念,可她那副視而不見的樣子,
讓他萬分的惱火。

會議室裏,鍾愛依舊如此,她的專注,她的投入,她的凝神,
他一一看在眼裏,她卻連掃都不掃他一眼,完全視他為透明。

輪到鍾愛發言,為了方便雙方,她改用英語。
看她侃侃而談的幹練模樣,真想不出她也有那般嬌羞的一面。
她提出的問題一如既往的犀利,他卻不再討厭,
而是發自內心的欣賞,數月來的接觸,他已知道,
她只是針對某事,而不針對某人。

雖然在失身這件事上她仍怪他,
但一個月來她一如既往地工作態度沒有任何責難的改變,
他知道,如果她在交往總部的分析報告裏,稍稍改些條件,
有些誤導的話語,天然氣的分期投入資金不會這般的順利,
想著這一切,讓他對她,除了讚嘆,還有動容。

輪到安其羅發言,隨著幾個月的磨合,
他與已方工作人員的溝通已基本沒有問題,
只有一些專業上的東西交流起來還略有吃力,幸好,
有鍾愛在。前幾天,他偶然聽徐智談起才得知,安其羅是gay,
他這才恍然大悟,原來,一切都是個誤會,
只是知道時,已經太晚。

輪到令狐夜發言,他簡單總結幾句,
最後對摩利投資的工作表示感謝,剛剛講完,
天空出現一道閃電,片刻後,炸雷響起,
看看時鐘已指向五點,心中一動,他提議幾人共進晚餐。

鍾愛低下頭率先出聲,若不是談話內容,
誰都會當她在自言自語:“我還有事,就不參加了。”

徐智看安其羅瞪著眼睛不明所以,
用英語告訴他總裁要請幾人請飯。為了雙方的合作,
安其羅當然不會拒絕。

轉頭,安其羅對鍾愛説著什麼,鍾愛一邊搖頭,
一邊與他交流,片刻後,安其羅的臉上流露出失望之色。

令狐不想放棄,對著鍾愛説道:“鍾總監,有什麼事明天再説。”

鍾愛看也不看他,回答道:“我和鍾情約好了。”

徐智已經收拾好會議材料,聽她如此,立刻向外走去,
口中説著:“我去和鍾情説,反正也下雨,今晚你們的約定取消。”

“哎~不用……”鍾愛想喊住他,他卻已經快步走遠。

會議室裏的幾人魚貫而出,走向鍾情辦公室。辦公室裏,
只有王會計一人,正對著徐智説:“她接個電話下樓了,
走得很匆忙,臨走前讓我告訴她姐姐不用等她,
看那樣子,好像是她朋友找她……”

令狐夜聽完,嘴角揚起一抹笑意,鍾愛卻微微蹙眉,
再次拒絕:“你們去吧,我不去了。”

令狐輕揚了揚眉頭,逼迫問:“鍾總監一再拒絕,
莫非永曄有什麼失禮之處。”

一個月來的第一次,鍾愛將目光對向他,雖有鏡片遮擋,
卻擋不住她的憤怒與懊惱,口中簡單清晰的回道:“是。”

雖心有愧疚,令狐的眼睛卻迎向她毫不回避,內中的堅定,
他相信她懂,“既然如此,永曄就更應賠罪,
還請鍾總監給個機會,讓我表達我的歉意。”

總裁的話説到這個份上,旁邊的幾人都相互對望,不敢作聲。

察覺到周圍的異常,令狐夜又如此放低姿態,
她再堅持反而讓人以為她不知好歹,僵持半響過後,
鍾愛終於壓下心中的不願,違心地答應:“好。”

令狐心中陡然一鬆,開始招呼眾人一起下樓。

包房內,幾人紛紛就座,鍾愛依然回避,離他遠遠,
看得令狐的心,説不出什麼滋味,總之不甚舒服。

席間,無論眾人如何勸解,鍾愛堅決滴酒不沾,
只有令狐知道,她在為那一夜犯下的錯而悔過。看她如此,
他的情緒也不高,沾了幾口,便不願再碰。眾人的興致,
因為他的低落而低落,晚餐,很快結束。

散席後,眾人紛紛朝外走去,看著走廊裏鍾愛漸遠的背影,
令狐夜突然不願任她就這樣離自己而去,
大聲喊她:“鍾總監,請留步。”

聞言,鍾愛果真停了下來,卻不轉身,
就那樣背對他站在原地一動不動。

周圍的人可能也發覺兩人間的怪異,一個個唯恐避之不及,
紛紛溜之大吉,轉眼,走廊裏只剩他們兩人。

令狐夜慢慢地走到鍾愛的身後,慢慢地走到她的身前,
慢慢地在她面前站定,突然一手按向她的腦後,
一手將她擁入懷中,低頭,霸道的吻上她的唇,
任憑她的推擁,任憑她的掙扎,任憑她的嗯嗯憤怒抗議之聲……

好吧,他承認,他渴望她,他迷戀她,他貪念她,哪怕她恨他,
排斥他,冷對他,他也要將她狠狠地擁入懷中,
狠狠的侵佔她的口,他只要擁住她不動,只要吻住她不停……

她的口中,他的舌已帶血,依然勇往直前,毫不退縮,而她,
在僵持長久無果之後也終於放棄抵抗,放棄嚙咬……吻,
不知什麼時候由霸道強勢變成溫柔纏綿,她的心,
也由不斷抗爭變為幽幽怨怨……吻,小心翼翼,無限輕柔,
像生怕碰壞了心愛之物,像極盡呵護世間珍寶,無盡纏綿……

直到他的口中,傳來鹹鹹澀澀的味道,睜開眼,
她正默默流淚,令狐夜的心中不由疼惜,放棄對她的追逐,
一面吻去她的淚痕,一面深沉的呼喚:“愛愛,對不起,對不起,愛愛……”

鍾愛的淚水,越流越兇,眼睛依舊緊閉不睜,
他突然伸手搶下她的眼鏡,一把扔飛,她瞬間睜大的雙眼,
剔透晶瑩,看著思念已久的眼睛終於出現,令狐夜再度道歉,
低沉緩慢:“原諒我,愛愛,原諒我……”

面對令狐夜無比深情的注視,鍾愛的心,終於沉淪……

將她的頭按在自己的胸前,兩人就這樣久久的站立不動。

不知多久,令狐夜慢慢鬆開懷裏的鍾愛,他發現,
她並不如他以為的那樣排斥自己,剛剛,
她的手試探性的摟住自己的腰讓他感覺到她的依順,
雖然僅僅是一個小小的動作,雖然並不明顯,
卻讓他欣喜若狂,原來她對他,有一點感覺。

摟著她,令狐朝電梯走去,一路上,她都低頭不語,
安靜地靠在他的懷中,不再抗拒,直到進入他的房間。

關上府,鍾愛似才意識到身在哪,頓住腳步,猛地抬頭,
美麗的眼睛恐慌的望著令狐,讓他不禁一陣神迷。

站在門口,兩人誰也不動,
只有看向彼此的眼睛感知著對方的心意,
情不自禁,左斜45度,他慢慢低下頭,吻上她……

沒有醉後的慵懶,沒有抗拒的啃咬,口中,在最初的呆滯過後,
有著她略顯笨拙的回應,卻讓他更加的欣喜,更加的投入,
更加的迷戀,更加的糾纏……

手,不由伸向她的衣內,她的身子瞬間一僵,
眼睛慌亂的睜開,口,也逃離與他的纏戀。

令狐夜輕聲安慰她:“別怕,愛愛,別怕……”她眼睛裏的慌亂
,讓他忍不住要憐惜,輕輕吻上她的眼,
口中發出夢幻般的呢喃:“聽話,愛愛,別怕……”

可是她仍然緊張得顫抖不已,令狐夜將她輕擁入懷,
大手在她後背處輕撫,安撫她緊張的身體,也安慰她害怕的心:
“愛愛乖,愛愛不怕……我喜歡你才會這樣對你……”


【感情】擒不禁的愛(1)
【驚悚】我身邊的恐怖經歷(1)
(1)媽媽~請您原諒別人的女兒 !!
(2)戒掉吧!教你熬過戒菸首5天!
(3)方太太的秘密 是誰說了出去 !
(4)一瓶價值150美金的深海龜油,導遊小姐竟有辦法讓所有人買單 !
感謝您的支持~更多精彩好文就在~好心好文專欄!!
歡迎訂閱收看 好文章不漏接
(點擊圖面 開始訂閱)
你能整合多少資源,多少渠道,你將來就會得到多少財富!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